央行:自1月17日起下调常备借贷便利利率10个基点

小柚财经:央行:自1月17日起下调常备借贷便利利率10个基点

  央行公布,自2022年1月17日起执行的常备借贷便利(SLF)利率为:隔夜期2.95%、7天期3.1%、1个月期3.45%。央行12月SLF操作的隔夜期、7天期、1个月期的利率分别为3.05%、3.2%、3.55%。此前,中国央行于1月17日下调MLF和逆回购利率,下调幅度均为10个基点。

  相关报道

  新一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下调 结构性降息促需求保实体

  1月20日,新一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(LPR)“如期”下调。中国人民银行授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:1年期LPR为3.7%,较上月下降10个基点,为连续第2个月下降;5年期以上LPR为4.6%,较上月下降5个基点,结束了连续20个月的“按兵不动”。

  1月17日,央行超额续做中期借贷便利(MLF)操作和公开市场逆回购操作,中标利率均下调10个基点,是导致本月LPR报价下降的主要原因。业内人士认为,通过LPR传导降低企业贷款利率,促进债券利率下行,推动企业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,有助于激发市场主体融资需求。而5年期以上LPR下降有助于降低增量的个人住房贷款利率,更好地满足合理住房消费需求。

  直接利好实体经济

  LPR是贷款市场的定价基准。LPR改革之后,新的LPR报价方式由“MLF+点差”构成,因而MLF利率下降和点差的压降都会导致LPR报价的下行。对于此次下降,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认为,一方面,MLF下降后LPR大概率会随之下降;另一方面,银行资金成本降低推动银行减少加点。去年以来央行两次实施全面降准,并加大对存款利率监管,优化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确定方式,有效地降低了银行资金成本,使得银行有空间减少加点。

  董希淼进一步表示,本月LPR下降,具有3个方面的积极意义。第一,进一步传递出稳增长的信号。“信心比黄金更重要”,近期货币政策持续调整产生叠加效应,有助于恢复市场主体对未来的预期和信心,激发市场投资需求,推动经济稳步增长。第二,引导金融机构降低市场主体信贷成本。1年期和5年期以上LPR双双下降,新增的短期和中长期贷款利率都有望进一步下行,直接利好实体企业。第三,有助于更好地防范金融风险。去年11月和12月,银行信贷投放增速有所下降,今年1月“开门红”情况并不理想,部分银行甚至出现“资产荒”。如果信贷萎缩的局面得不到扭转,银行体系的风险也将加大。

  “央行此次下调MLF传导至LPR下降,目标就是引导金融机构降低企业与居民的融资成本,刺激信贷融资需求,稳定市场预期,保市场主体,稳定就业,促进投资和消费良性循环。目前国内经济面临新的下行压力,企业预期有所转弱,去年12月企业中长期人民币贷款连续第二个月同比回落,居民中长期贷款同样不及预期,反映出实体经济信贷需求偏弱。”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员周茂华认为。

  同样,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表示,LPR报价跟进下调,将明显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,并释放货币政策靠前发力的信号,而房地产市场下行压力也会有所缓解。这将有效对冲当前经济发展面临的“需求收缩、供给冲击、预期转弱”三重压力,稳定宏观经济大盘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在此次LPR调整之前,LPR机制还于1月19日出现两大调整,一是报价行出现变动,二是报价时间有所调整。“LPR本年度第一次发布就下调,发布时间也从每月20日(遇节假日顺延)上午9∶30调整为9∶15,促进LPR发布时间与金融市场运行时间更好衔接,传递出央行加强预期管理、呵护市场信心的明显信号。”董希淼认为。

  满足合理住房消费需求

  在此次调整中,作为房贷利率的锚,5年期以上LPR也迎来了2020年4月以后的首次下调。这对于“房贷一族”来说,在加点基数不变的情况下,将在一定程度上减少房贷支出。以100万元贷款金额、30年期等额本息还款的按揭贷款为例计算,每月月供可下降大约30元。

  “对住房消费者而言,5年期以上LPR下降将有助于降低增量的个人住房贷款利率,更好地满足合理住房消费需求,进而降低房地产市场波动,保持健康平稳发展态势。”董希淼表示,由于多数存量贷款重定价日为每年1月1日,本月5年期以上LPR下降对存量个人住房贷款的影响相对有限;2个期限的LPR与上月一样仍然非对称调整,未向房地产市场发出宽松信号,反映出“房住不炒”的基调仍然不变。

  周茂华也表示,本次5年期以上LPR下调,将利好刚需、改善型住房需求,但并不意味着房地产政策转向。本次5年期以上LPR调降5个基点,小于MLF调降的10个基点,一定程度上释放了对房地产是托底而非刺激的信号。另外,短短一个月1年期LPR累计下调15个基点,与5年期以上LPR下调5个基点形成明显反差,显示出货币政策对实体经济支持明显发力,同时说明央行政策支持的重心仍在实体经济。

  从更广泛的层面看,LPR下调不仅对房地产市场有影响,也将影响各行各业,惠及更多主体。央行副行长刘国强近日表示,LPR是一个宏观变量,它的变动不针对具体的行业,对所有行业都有影响,也不是针对某个人,而是一个总量性的、普惠性的变量。

  实际上,相比于1年期LPR调整主要影响流动性贷款(主要是企业短期流动性贷款和个人短期消费贷款),5年期以上LPR下调对降低全社会融资成本的覆盖面更大。随着此前LPR改革的推进,目前银行存量贷款和新发放贷款中,个人住房贷款、制造业中长期贷款、固定资产贷款等绝大多数都是使用5年期以上LPR作为贷款利率的定价基准。

  以我为主应对外部影响

  当前,主要新兴市场国家大多进入加息周期,影响着全球金融市场流动性的美联储也释放出加速加息的信号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我国同时下调政策利率并引导贷款利率相应下调,是否会带来较大的外部冲击?

  业内人士认为,从时机选择看,在美国加快收紧货币政策之前,本月LPR下行的时间窗口较为适宜,实际上为我国赢得了应对发达经济体金融政策外溢风险的主动空间。

  “中美货币政策不同步并非首次出现,新冠肺炎疫情之前就出现背离。疫情发生后,我国货币政策总体保持稳健,为后续政策操作留下了空间,与美联储等主要经济体超宽松货币政策明显不同。”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研究员娄飞鹏表示,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,我国货币政策坚持以我为主,现在的货币政策操作也切实体现了这一点。面对美联储加息预期增强,我国货币政策靠前发力,不仅抓好了美联储尚未加息的“窗口期”,也可以对稳定我国经济增长发挥更好的作用。

  “下一步,我国货币政策应更加主动有为,更加积极进取,注重靠前发力。目前,我国金融机构加权平均存款准备金率为8.4%,降准仍有一定空间;政策利率、市场利率也有继续下行的可能。”董希淼认为,当然更重要的是,要进一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,加大对金融机构的正向激励,使流动性更高效、更精准地注入实体经济,从“宽货币”转向“宽信用”。

  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近日也表示,近期主要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开始调整,市场对美联储加息和缩表也有较强预期。我国的宏观经济体量大、韧性强,应对疫情以来坚持实施正常的货币政策,没有搞“大水漫灌”,而是搞好跨周期设计,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,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力度稳固,金融体系自主性和稳定性增强,人民币汇率预期平稳。这些都有助于缓和及应对外部风险。总的来看,发达经济体政策调整对我国影响有限。(来源:经济日报)

本站声明: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Back To Top